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家具 » 正文

用胶带闷死我舍不得的爱情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6:41:58  

  把东西都整理好,一件件认真地放进箱子里,小心翼翼地用宽胶带封好,好像怕没弄好一样,又仔细地检查了几遍。

  他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,我没有接,我想,还是当面说清楚比较好,于是给他发短信:我过来。

  和顾之谦认识是在大二,他和我不同系,是和我一个室友的同学,间接认识。

  那天是文学课,很巧的坐在一起,他给我的感觉很干净,白净,带着一副眼镜,看上去很斯文,为人也不错,品性也不错,这是和室友共室差不多两年得来的信息,可笑的是本以为无意的,却深刻的记在脑海里。

  四月的天,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,所以名为四月,其实开始觉得这名字很难听,我爸妈取名也是够懒,四月生就叫四月,除了无奈没有其他了。

  老师点名,在台上连叫三声四月,第一句,夏……夏四月?四月!四月。”我一连应了三声,可是那老师完全沉在自己的想象中,结果所有的人都看着我,脸唰下滴血般的红,一路烧到脖子上,真尴尬。

  旁边的人笑出声,不自觉的看着他,然后看的就是镜片反光,刺痛眼睛,我看不到他的眼睛,我不知道他的笑是嘲笑,还是其他,总之感觉很不好受,然后一节课,我根本就没听,下课铃一响,本想等老师一出门就跑,可是不如愿。

  “四月?很有趣的名字!”我再看他一眼,很高,就这么站我身后,为了一口气,叉腰看着他,结果很有气势,却只吼出一个字:是。

  心里骂自己没用,明显底气不足!

  结果又换来他一阵笑:你好,我叫顾之谦,刚看你的校牌,你和苏小惠是一个系的对吧?

  ”人家这么好脾气,我又不好意思了,果然是受虐狂!

  “我走了”结果也可以说是逃跑的。

  从那后,算是正式的认识了。

  ……

  我把东西放到椅子上,看下时间,还早。这一路都有我们之间的回忆,相识、相知、相恋,到现在,分离!

  到现在我都很明白,我们之间都爱着对方,不然他不会躲我,不会不见我,他在怕,怕我会说出那二个字,可是躲是没用的,这事还是得面对,爱又怎么样呢?我爱你,你爱我就有用的话,我们之间又怎么会有无尽的争吵?这样真的累了。

  ……

  “四月,你给我下来!”我宿舍在五楼,可以说我能听到,一至五楼差不多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  这声音不是别人,正是苏小惠,那丫头吼的功夫真不是盖的。星期天,多么好的时间啊!有情人的都跑了,没情人的除了睡觉还能做什么?当然,这楼里也不是没有和我相同的人,被她这么一吼,肯定是不爽的,最后举白旗。

  我站窗口:有屁快放! “有人让我约你!”

  我当什么事呢,很不客气的扔了个臭袜子,对着说:G-U-N!!

  然后进去就睡了,可不到十分钟,感觉很不对,眼眯看着床边:!!!

  杀气!苏MM很是愤怒的看着我,一手拿着一根还在冒气的碎碎冰,她一笑,那碎碎冰就直接放我衣服里边,结果可想而知,那个叫惊天地泣鬼神的叫,可以吓跑所有入侵者,苏抚着耳朵得意的看着我。

  “十二点整,教学楼顶,你现在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分的时候,88,我约会去了”那个语速有多快?就好像光年一样,然后我准备发火,人已经闪了,我能清楚的看到一阵风吹过,然后……:苏小惠,别让我看到你!!!

  睡虫一次性被她灭完了,无奈加一肚子火,急火攻心啊!肚子咕的叫,觉得不对劲,看样子是MC来了,果然是很糟糕的星期天!

  看手机,哇!十条信息,清一色的生日快乐!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生日。

  想到生日,今天应该去超市添些东西,换好衣服,手机再次响:学校楼顶,十二点。

  不知道是谁,不过这到让我想起了那女人说的话,这里走去的话,十几分钟,差不多到点。

  星期天,学校是没几个人的,我就好比一个游魂,又是一身白的衣服,头发很长,这样披着,想下就觉得吓人。

  心里多少有些暖意的,这个季节,很舒服!妈妈说什么时候想家了,就回来,下个星期还是回家吧,学校没什么好待的。

  不自学的真走到教学楼来了,一阵郁闷,然后看着高达八层的楼一阵郁闷!想了想,还真是蠢,一个未命名的号码发的信息,你竟然当真了?自嘲下,转身向大门走去,只是没走几步,头顶上一个声音:夏四月,来了就给我上来!”眯着眼睛向上看,不是我眼花,这个男的不是顾之谦是谁?八楼啊,什么概念?这么一吼是人都听到了好吧!加上星期天学校本就静的吓人,腿发抖,我有恐高症,这样看去,有些受不住,直到头仰痛了,底头甩甩,再次抬头,哪还有什么人?心里默默的流汗,果然是做梦吧!

  没多想,还是果断的走向大门,只是没走十步,后边一个喘的不行的声音:我知道不下来,你就会走”转身,又是两道刺眼的光,我很想问,你这个眼镜是特制的吗?为什么看不到你的眼睛?

  “你发的信息?” “是”他手反在背后,拿出来,一个漂流瓶,里边放着四叶草,长这么大,第一次看到,我一直以为四叶草是不存在的。

  “真的” “真的”

  “哦,我走了” 我觉得很木枘,这情形,怎么都觉得很怪,他约我来做什么?我和他加今天都只见过二次,不,其实无意中也是见过很多次的,就图书馆我都有看到我和他看同一本书,可这些都构不成什么。

  “这个给你”我一直都觉得,他的声音很好听,苏也说过,他唱歌很好听,我猜也是。

  “送我做什么?” “看到校论坛里,你发的贴子”

  唰下,脸又尴尬的红了,那是由七色花改成的四叶草,小时候看有人说七色花有七种色彩,然后一种可以许个愿,因为可望而不可及,所以将之改之。

  “那些,是骗人的”

  “你拿着,我还要去打工,”是不是我的错觉,他是在不好意思?然后将放我手上就跑了,这速度和苏的有一比,难怪刚从八楼跑下来那么速度,真厉害。

  太阳下,瓶子反射着异样的光,这是什么,大概什么在萌芽吧!

  ……

  上车,今天的公交人很少,不像下班那样,挤的脚踩脚都得忍,这就是上班族啊!曾经我都没觉得挤公交会怎么难受,反而有种幸福,因为顾一直会在身后保护着我,挤公交反而成了一种乐趣,他说你不抓着就抱着我的腰,我很听话的搂着他的腰,能感觉到他东倒西歪,一只手抓着手环,一只手还要扶手,很好玩,那个时候老是没心没肺的笑,他只是无奈的笑,他身上很好闻,没有烟草味,我不喜欢那味道。他不会喷香水,有的只是柠檬的味道,我说柠檬味道好,尽管他说幼稚,可是后来还是买柠檬的洗衣粉,到现在他都是用这个。

  路灯的颜色有很多地方换过了,不再是几年前的那些,我一直都觉得那样的光很温暖,成了一种习惯,看到这种色光,不自觉会想到那时,因为没赶上末班车,我们从起点,走到终点,那感觉真好,一直拉着我的手,哪怕天再冷,一样觉得很暖和,我给他买的围巾比我人还长,记得那次他把取下来,褒着我们两个人,那样子好怪好滑稽,可是真的很温暖,很幸福,就像现在,想到都觉得胸口发烫。

  过去很美好,有多美好呢?美好到,哪怕即将分离,都觉得会一直在眼前,那些回忆,足够让余下的日子发光,辉煌到永埋心底,或许不敢再触摸,也可以这么说,曾经有你,很好。

  刚过的那家小吃店,是我们经常会光顾的,东西很好吃也便宜,老板不是本地人,老板娘人很好,他满口的外地口音,讲的普通话很好玩,也正因为这样,店里的生意多半也是因为老板本人,他笑着对我们说:这就是特色,可以让你们记住我,呵呵”现在想想,觉得那小店很温馨,不只有我一个人这么觉得,那里很有家的味道。

  一路过来,都有我们的欢笑,曾经……叭嗒,眼泪掉在纸箱上,如果不是忍不下去了,我又怎么舍得放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