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手游 » 正文

我怎么忽然记不起你的脸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16 07:21:09  
一阵急促的铃声把楚云朵从午睡的美梦中惊醒,揉着惺忪的睡眼,赶紧下床趿拉着拖鞋,小跑着到客厅去接电话。

  “朵朵,是妈妈!”电话那头传来妈妈熟悉的声音,但是那声音似乎有些特别。还没等云朵开口,电话里就传来了妈妈的啜泣声。“小朵,你哥,他……他离婚了!”云朵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,“什么?妈妈?您慢点说……”

  妈妈伤心地诉说着,不时地哽咽着说不下去。云朵一边听,一边急得直跺脚,还要假装镇静地安慰着妈妈。终于,云朵把妈妈劝得不再哭了,暂时放下了电话。

  可云朵的心却忽然变得非常沉重起来,睡意全无,心“咚咚”急跳个不停。起身去洗手间,狠狠地洗了把脸,然后给自己沏了一杯浓浓的咖啡,端着慢慢地走到了窗前。茫然地望着冬日的窗外。看着树上那光秃秃的枝杈,地上那枯黄的小草,那行人稀少的马路,所有萧条的一切,她的心仿佛也结了一层冰,尽管这冬日午后的暖阳是那么地温暖地照耀着……

  从妈妈刚才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得知,哥哥楚云帆早在一年前就和嫂子梅惠协议离婚了。可是除了他们俩,家里其他的人都蒙在鼓里。若不是哥哥又找了新女友,而且到了谈论婚嫁的地步,他还不会告诉家里的。现在全乱套了,老爸知道了这件事情,气得心脏受不了了,老妈只是哭。云朵也有些心乱,不知道现在自己该怎么做,妈妈让她去劝哥哥回心转意,云朵也决定试试,尽管她知道希望很渺茫。

  想到这儿,云朵拿起手机给哥哥云帆发了条信息:“哥,你出差回来给我打电话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很快地就收到了回复:“好,我明日回京见!”

  第二天晚上,云朵把儿子和老公安排吃完晚饭,就去家附近那个“沧浪亭”茶馆等哥哥。

  天色还早,茶馆里人不多,云朵一个人坐在那里显得有些落寞。柔和的灯光下,香氛的氲氲中,她那姣好的面庞,却显得有些憔悴。一边喝着清淡的绿茶,一边不停地看着手机。那双好看的眼睛里分明闪现着一丝忧虑,并不时地抬头望着茶馆的大门。

  “小朵!”楚云帆终于露面了,带进来外面的一股冷气。他高大的身躯落座在云朵的对面。云朵仔细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熟悉的亲人,四十岁的哥哥脸上也已略显疲惫,不停地搓着手,和妹妹寒暄着。云朵看出他有些不自然。

  “哥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,妈昨天哭得很伤心。你和嫂子怎么能……?”云朵有些沉不气了,开口就发问。楚云帆尴尬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妹妹,看着云朵那美丽的脸上竟然流下了两行眼泪,楚云帆心里也不是个滋味。两人沉默了良久。“妹妹别再劝了,我已经决定了,不会复婚!”云帆忽然冒出了这样一句决绝的话来。“你……,你不考虑爸妈的承受力,也该为蕊蕊考虑一下吧!”“离婚协议把孩子判给了梅惠,她会把蕊蕊带得很好,我放心!”“你不怕蕊蕊知道了影响学习吗?她是个内向的孩子,她学习那么好,那么让你省心,你忍心让她……”“如果不是为了孩子,我早就把离婚的事情说出来了,去年她考初中,我们商量好都不说离婚的事情。以后我们也尽量不让她知道!”“可能吗,你都要结婚了,孩子怎么不知道?”云朵有些急了,声音也不由地大了起来,惹得茶馆里的其他人投来了异样的目光。

  两人谈了两个小时,未果!虽然这个结果,云朵早就预料到了!

  灰心丧气地回到家里,儿子明明已经睡着了,看着孩子那胖乎乎的小脸,云朵感到一丝安慰,也感到一丝惆怅,为了她的侄女蕊蕊,从现在起,蕊蕊就已经没有了完整意义的家。

  老公正在看电视,见她回来了,马上关切地问情况怎么样。云朵简单地和他描述了一下和云帆见面的情景。“你说,明天我怎么对妈妈说,怎么能劝妈妈想开点呢?”云朵眼睛盯着电视的画面,恹恹地问。老公在一旁不停地劝着她,具体说了什么云朵也没听进去多少,这个时候她满脑子都是父母和侄女。哥哥离婚后他们怎么办?

  父母一直和哥哥一家一起生活,妈妈和嫂子梅惠也相处得很好,这么多年就没红过脸。现在离婚公开了,嫂子梅惠若是把蕊蕊带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可是爸妈把蕊蕊从小带大,哪里舍得啊?也不知道嫂子的想法是什么……

  一夜,云朵都迷迷糊糊的没睡好。其实要说离婚在当今也算不上什么天大的事情,可是对于他们这个家庭也许就是。父亲军人出身,一直很正统的,在他的观念里“离婚”还是件不光彩的事情。他们老两口平日里最自豪的就是这一对儿女都生活得很好,孙女蕊蕊,外孙明明也都乖巧可爱。脑子里反复想着这些,却没个头绪,云朵很无奈,她知道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地让老人家想开点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,送完儿子上学,云朵决定去父母那一趟。

  时间还很早,嫂子梅惠还没有去上班。云朵装得很自然的和她拉了几句家常。她看得出嫂子的眼睛有些红肿,脸上的笑容也是那么勉强。一会儿,嫂子上班走了,爸爸晨练还没回来,房间里只剩下了云朵和妈妈两个人。

  “妈妈,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,您还是想开点吧。离婚是个普遍的社会问题,对门的王阿姨的儿子不也离婚了吗?”“哎,现在离婚怎么这么容易,说离就离了,全当儿戏!我们那时候……”妈妈边说,眼泪还是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。“嫂子是什么意见啊,以后在哪过啊,蕊蕊怎么办?”“你嫂子她后悔了,说当时也是一时气头上,以为还会有希望复婚的,哪知道云帆都找好了啊……她表态说不离开我们,带着蕊蕊和我们过……”楚云朵一边给妈妈擦着眼泪,一边用手梳理着妈妈那有些凌乱的白发,她心里暗暗发誓:“这辈子自己都不要让妈妈为自己伤心流泪!”

  又过了许多天,离婚的风波好象渐渐平息了。可云朵知道没那么简单。云帆春节也许就要结婚了,他正和新女友筹备着结婚的一切事宜。云朵担心,哥哥会不会提房子的事情?这房子是以哥哥的名义买的,钱也全是他出的。现在要结婚了,他和新女友会不会……

  云朵的担忧终于发生了。云帆想用这套大房子结婚,打算让嫂子去住那套小的。可嫂子若是搬走,蕊蕊也要跟着啊,那蕊蕊不会怀疑吗?妈妈生气地说要和嫂子、蕊蕊一起搬走,不和新儿媳妇一起过。云朵知道妈妈那是气话,可是面对现在的尴尬情形她也想不出什么好的两全之策。

  自哥哥离婚的事情公开了以后,云朵一直很烦恼和郁闷。离婚,原来根本不只是哥哥云帆和嫂子梅惠两个人的事情,它牵扯到两个家族的所有亲人,牵扯了许多纠缠不清的事情。嫂子的父母亲戚那边现在还不知道离婚的事情,如果知道了也许还会出现更复杂的情况。

  “哎”!云朵最近总是不由自主地叹气。从小她就是个心事重的姑娘,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现在是父母的依赖,而她对目前家里的局面却爱莫能助!哥哥云帆离婚的这件事情也许早晚会归于平静,父母受伤的心也会慢慢地平复,生活还会继续,一切也会沿着你所能预料到的或者预料不到的轨迹前进,也许这就是生活!

  想到这些,云朵的心也一点点地平静了许多,为了父母她要更坚强些,为了父母她要更好地生活!不过云朵的心里还是有些责怪哥哥云帆,真想对他说:“别说离婚你无所谓,多少人因为你的决定而流眼泪……”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